赵勇:让人才落地生根

作为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主任,今年53岁的赵勇教授,自2003年引进到交大以来,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年。谈起超导中心的变化,他如数家珍。

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不大,科研教学队伍前后加起来,也不过23人。它很年轻,创建于2003年。别看超导中心年轻、人少,成果却不少:具有博士学 位的教师比例达到82.6%,参与了国家基础领域的重大研究课题以及重大科学工程建设,承担了大量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部“863”计划、“973” 计划、教育部博士点基金、“教育部创新团队”、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等科研项目,累计科研经费超两千万元。就是这样的一支队伍,已申报国家发明 专利82项,已获得专利授权58项。在国内核心期刊和国际学术期刊共发表论文200余篇,其中被SCI、EI收录150余篇,多篇论文引起国际一流学术杂 志关注并作专题报道。

从最初的小小实验室发展至今,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已成为下设4个二级机构,拥有1500平方米实验用房和46个实验操作台面、一流的实验设备的机构。

谈到超导巨变,赵勇教授认为这应当归功于学校人才强校战略的大力实施,学校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给予的关怀和大力支持。

实施人才强校主战略刻不容缓

谈到人才强校主战略,赵勇教授认为人才是学校发展根本,实施人才强校主战略刻不容缓。当前,全球人才竞争日益激烈,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才争夺战越来越白热 化,许多国家和高校竭尽所能,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进行细致调查、层层筛选,不断加大高端人才的选拔力度,不拘一格地选拔、任用人才。

赵勇教授在澳大利亚生活了20余年,对此感受尤其深刻。他说: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就瞄准全球一流人才,面向全世界招聘“校长基 金博士后”,当时的招聘广告就刊登在世界一流的学术杂志《自然》、《科学》上。那一次全球申请应聘的有162位,最终录取了6位。仅仅为了招收博士后,新 南威尔士大学不惜血本,花大价钱、耗费精力于此,其对人才的重视可见一斑。

如果说西方高校间的人才争夺战是单打独斗的话,那么国家与 国家间的人才抢夺战则是集体对垒、联合作战。许多国家往往根据自己的战略需要招揽一流人才,提高国家整体的竞争实力。早在1992年澳大利亚就制定人才发 展战略,设立博士后研究员、高级研究员等级别,面向全世界招聘优秀人才。2000年,为吸引、留住杰出的学科领军人物,又在世界范围内推出联邦研究员,设 立科学教授,通过国家拨款、学校自筹、公司捐赠等多种渠道,大幅提高入选人员的待遇,并在办公条件、试验设施、实验用房等创造条件,成功吸引了一大批杰出 人才。

与激烈的国际人才市场相比,我国推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计划、千人计划、百人计划、长江学者计划,无疑是与国际接轨、加大力度吸引留学归国人员和国际化人才、提升国家软实力的有力措施。而学校实施人才强校主战略,是与国际国内形势相适应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如果不是学校重视并实施人才强校战略,身为引进人才的赵勇或许就难以走进西南交大、融入西南交大。

铆足干劲揽人才

作为我国在高温超导研究领域培养的第一位博士,赵勇教授自2003年被引进到西南交通大学以来,已经成长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学校首席教授。回顾十年来的成长历程,赵勇觉得自己很幸运,感慨多多。

   他认为,如果学校没有宽阔的视野、宽广的胸襟,或许自己就难以被引进过来。如果学校不是持续地关注和支持人才,而只是简单地投入,那么自己就不会感受到 身为交大人的主人翁荣誉感,就不会有浓厚的工作氛围,就谈不上乐于奉献、科研创新。在赵勇教授眼中,学校不仅支持他搞科研,还邀请他参与国家轨道交通实验 室的申报,从初稿、几易其稿到终稿,他越来越感受到来自学校大家庭的关爱,无形中更深地融入其中。赵勇教授是学物理出身,来到学校后,他根据学校学术研究 特点,迅速调整了方向,偏向材料,作超导材料以及超导应用的前沿研究,并积极参与相关联的研究,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他建立了高温超导材料电、磁、热动 力学的耦合理论;开发出一系列新型的涂层导体缓冲层材料和外延薄膜生长技术,取得了一系列的自主知识产权,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美、日在高温超导涂层导 体缓冲层材料方面技术垄断的局面。

作为学科带头人,赵勇不仅是被引进的人才,同时也是不断引进人才的人。什么是人才?在他看来,人才 具有三大特性。一是有时效性。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生理年龄往往与学术年龄存在着一定的比例关系。年富力强的优秀人才,无疑是最有创新激情和创新能力的。二 是人才具有实力性。学术基础薄弱的、主流新兴学科,更亟待有实力的优秀人才来开拓。作为澳大利亚国家基金评委,赵勇教授数年来翻阅过若干申请书,每年都不 一样,档次也在不断提高。以前申请人成果往往有2-3篇重要论文,现在申请人多的则有10来篇。三是人才具有学科性。人才从事的理论研究、应用研究等领域 各有不同,其创新点也就不同,成长规律自然不一样。从事理论研究的,非常年轻就可成名,但应用研究的则靠丰富经验来积累,成名往往要滞后一些。不同学科领 域,不同研究方向,其人才成长规律不一样,因而关注优秀人才,就需要量体裁衣,量身打造。

国外高校和科研体制与国内不同,除固定教职 岗位外,往往招聘教职人员若干,其获得的科研基金70%用于招聘人才,30%用于实验运转,对不同层次的人才都予以关注,教授从中起引领带头作用。赵勇教 授曾在日本国际超导中心工作两年。作为一家研究单位,日本国际超导中心,采用的招聘手段与高校并不一样,它针对项目需要来寻觅人才。该中心有一台特别设计 装备——低温隧道显微镜,造价高昂,曾急需一位专业人才来研究。为了寻找理想中的优秀人才,日本国际超导中心煞费苦心,从学科领域筛选、权威人士推荐、官 方渠道举荐、私人关系引荐等等,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优秀人才,在全世界去寻找合适人选。他们所做的人才工作细腻、细致。

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在赵勇教授眼中,就是要有眼光,要高瞻远瞩、从长计议,深入了解优秀人才所长,广纳天下英才。同时,要有对科研事业的公允之心,不能夹杂个人私利;要能持续不断地关注人才的成长,为他们发挥所长搭建平台,激发其科研激情和后劲。

让人才落地生根

赵勇教授认为,引进人才要融入学校、发挥才能,就必须要有合适的土壤,就必须建立起自己的团队,才能落地生根,富有创新和活力。仅凭一人的智慧,纵使再 有思想、再有观察力,下再大的苦功,也仅有两只手、一双眼,终究是有限的。科研团队则不一样,团队成员们的独到见解可以相互弥补,彼此间的学识短板可以最 小化,在学术研究领域里可以较快地出成果。

“科研团队就像一个足球队,每个人都有一定分工,这种分工不靠摊派,而是靠自己根据团队需 要进行调整。”赵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作为学校里一个非常年轻的部门,十年来,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引进了众多人才,包括蒲明华、江奇、陈永 亮、邓水全,郭春生、赵立峰等突出的科技人才。他们来自中国科学院、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固体科学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等院校,其学科交融 性、多样性丰富,这对人才和团队本身发展非常有益。事实上,超导中心通过人才引进,迅速扩大了自己的研究范围,从最初的材料运用方向,扩充至热核聚变、太 阳能电池、超导磁体其他应用等4个方向,涉及材料、物理、化学等学科,每个不同方向,形成了不同层次、不同研究重点的科研团队。每个团队带头人,都能独当 一面:不仅能做自己的专业研究,而且能够在交叉研究中充分发挥才能,参与其中,融入其中,深深地扎根于团队之中。

科研团队最重要的工 作就是创新,创新如何而来?“这好比搂草打兔子。一个人的研究必须有一条主线,但不应该太狭窄,否则研究工作容易走入死胡同。研究方向要有一定宽度,要有 延伸、拓展,这就像草地。唯有基本功深切而扎实,才能够把刀磨利,不断地搂草。而学术前沿一旦出现新亮点,就要能逮得住,出新成果。”赵勇教授认真地说, “搂草打兔子,既是对人才基本功的检验,也是对其原创能力、创新能力的考验。”

在他的引导下,超导中心紧跟学术前沿、学术热点,出现 了一批研究新材料、新成果:建立了纳米尺度磁通钉扎的理论模型,阐明了高温超导氧化物晶界对载流能力影响的机制,开发出修复晶界、提高高温超导体整体性能 的技术;建立了高温超导材料电、磁、热动力学的耦合理论;开发出一系列新型的涂层导体缓冲层材料和外延薄膜生长技术,取得了一系列的自主知识产权,在一定 程度上改变了欧、美、日在高温超导涂层导体缓冲层材料方面技术垄断的局面。

这其中载入超导中心史册的,是铁基超导体的研究。2009 年正攻读博士学位的陈永亮撰写的论文“Ir Doping-Induced Superconductivity in the SmFeAsO System (doi: 10.1021/ja901065p)”发表于美国化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简称JACS)。该论文报导了一类新的铁基超导体材料的发现,这成为继日本、中国科学院之后对铁基超导体特征的又一重大发现,为铁基超导 材料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验依据,得到国内外同行的认同。

申请项目,建设平台,完成项目,与指导研究生、培养人才队伍是一脉相承的。 展望未来,赵勇教授对超导中心没有研究生自主招生权,深感苦恼。十年来,超导中心教授副教授数量翻番,但招收研究生的数量和质量却没能有相应的改善。目 前,该中心通过其他学院招收研究生,不仅数量不能保证,质量也保证不了,如果长期发展下去,有可能成为团队发展的瓶颈。“人不能尽其才、才不能尽其用”, 这不仅是对引进人才的浪费,也是对学校资源的一种浪费。最近,研究生院了解到超导中心面临的困难,正在花大力气解决,赵勇教授对此充满期待,再次感受到西 南交大求真务实的踏实作风在实现人才强校战略中起到的积极作用。

人物介绍

赵勇,超导与新能源中心主任,材料先进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西南交通大学首席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首批外籍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博士生导师。

1988年获中国科技大学超导物理专业理学博士学位,是我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位高温超导博士。1990-2003年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任校长基金博 士后、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研究员、高级研究员、教授研究员,并从1994年起担任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超导研究召集人。2000-2002年间,应邀担 任国际超导技术中心(日本)访问科学家(工业研究员)。自1997年起,先后担任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

赵勇教授长期从事高温超导物理、超导材料以及高温超导磁浮技术的研究。在高温超导体的材料制备、纳米尺度磁通钉扎机理、涂层导体全化学制备、铁基超导材料、超导 磁浮理论及应用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先后30多次获邀在国际会议上作特邀报告并担任会议主席或分会主席。迄今为止,赵勇教授已主持十多项国家(中国和澳 大利亚)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近十项国际合作项目、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其中SCI收录170余篇,获得中国、美国、日本、以及欧盟发明专利共60余 项,获得中国、澳大利亚、以及日本的科技奖共12项。

标签: 赵勇 人才落地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院15号楼7层 100016
电话:+8610 8440 9440
传真:+8610 8440 9716
邮箱:cotc@tocbd.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