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耀:要以平常心看待“精英出走”

2012年12月底,推迟了半年才出版的《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刚一面世就引起轰动。“中国正在经历第三次移民潮”的论述再次令移民的话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王耀辉。

中国面临巨大的移民“逆差”

记者:中国为什么会出现第三次移民潮?

王辉耀:首先,人才跨国流动是全球化和市场经济时代所必须面临的重要现实问题。目前,中国正处于从货物流动大国到资本流动大国,再向人才流动大国迈进的阶段,比起历史上的任何时期,人们前往异国他乡寻求发展的客观需要和主观意愿都能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

其次,经济全球化和全球生产体系的结构重整,拉大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形成了国家间个人收入水平上的差距,众多普通民众试图通过跨国迁徙改善个人的收入状况,实现个人理想。

此外,外来移民已经成为发达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需求,再加上科技进步为国际移民提供了越来越多的便利条件,很多国家实施新的国际移民政策,并利用加大人才吸引的力度来应对经济危机,它们开始将人才移民和投资移民的来源地转移到中国,这都促成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踏上了移民海外的道路。

记者:报告中指出这次移民潮以富裕阶层和精英为主,他们选择移民海外表明了什么?

王辉耀:中国面对巨大的移民“逆差”,首先应该反思自身的问题。相比之下,我国同发达国家在经济、生活水平以及工作环境上都存在较大的距离,发达国家在科技水平、创新机制等方面也都优于我国。再者,富裕阶层和精英选择移民国外也从侧面反映了我国教育领域以及旅行证件等方面存在问题。中国公民目前出国的旅行证件免签国家太少,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申请签证,这可以说也是造成移民现象增加的重要原因之一。

记者:目前中国国际移民发展呈现哪些趋势?

王辉耀:有如下几个趋势:第一,对外投资移民群体继续扩大,趋向高投资标准。如加拿大近年多次上调投资移民金额,澳大利亚去年要求家庭净资产额由25万澳元上涨到50万澳元;第二,技术移民大量输出短期内不会改变,但“人才回流”将是必然趋势;第三,留学出国热将持续;第四,对外劳务输出规模继续平稳扩大。我认为,随着我国外国人居留制度的完善、移民法律体系的完善,进入中国的移民群体将越来越大,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将是国际移民的移入和移出双向共同发展,形成“大进大出”的局面。

华人是中国与世界的重要纽带

记者:你提到“人才回流”将是必然趋势,那么目前回流的人才有哪些特征?将会产生什么影响?

王辉耀:目前这些回流的人才主要有两大群体,一是在我国吸引海外人才政策体系下回国的高层次人才,另一类是看好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回国投资创业的海外华人华侨。这些人才或者怀揣先进技术,或者拥有雄厚的资本,同时他们一般都层次比较高,而且两边来回跑的“海鸥”型越来越多。

人才回流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都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历史上,归国留学生曾经产生过极为重要的政治、经济、社会影响,成为推动社会改革的持续力量。从文化层面上看,海外华人人才是中国与世界的重要纽带。从经济层面上看,海外华人人才回国引进了西方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和学术思想,促进了我国生产力的发展和经济增长。截至2008年,中国77%的高等院校校长、84%的中科院院士、75%的中国工程院院士、62%的博士生导师和71%的国家级科学研究基地主任有过出国留学经历。由此可见,留学人员的回归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由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的转变。

记者:阻碍“人才回流”的因素有哪些?

王辉耀:目前人才回流的阻碍,依然是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和矛盾。意大利Fainir等学者认为,移民输出国工资收入与输入国工资收入的比例降到了1:4.5,即国外收入若低于国内的4倍或4.5倍,就很少人会放弃本国原有的工作,背井离乡出外谋生。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改善公共服务水平、促进社会公平、崇尚民主与法治、提高社会福利、倡导多元文化,才是提升国民幸福感、留住人才的根本路径。

要吸引他国移民来中国

记者: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次移民潮?

王辉耀:未来的时代是国际人才流动的时代,大量华人华侨很多都和中国保持紧密的社会和经济联系。在海外的中国人,实际上很可能会对我国的经济生产力的增长、新企业的创建、就业机会的增加、研发和直接投资及技术创新都起到积极的作用。

按照国际惯例,我们不能期望所有移民出去的人都需要回来,如果都回来,我们也不会在海外有近5000万的华人华侨。按照商务部的统计,这些华人华侨曾经给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了70%的外资。因此,我们也需要以平常心来看待我们在海外的移民以及在海外的民间资金和人才储备。日本、亚洲四小龙先后崛起为新兴的发达国家或地区,几乎都出现了“海归时代”的现象,证明了人才外流未必是坏事情。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也需要吸引其他国家的投资移民和人才移民来中国,以弥补中国人才贸易逆差。许多国家也面临向美国流失人才的严峻局面,但很多国家都有补救措施,例如加拿大向美国每流失一名人才,就会向其他国家补充四名人才来加拿大。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在2003年宣布印度承认双重国籍,也是争取美国印裔人才回流的主要手段。

而在我国,截止2012年底,一共发放的绿卡数量是6000人,这与美国每年接纳14万职业移民获得绿卡(其中每年甚至有4万“杰出人才”类别不需在美工作、居住就能直接获得绿卡)相比,无论引进人才的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远无法比拟。因此,尽快出台我国的移民法律,完善移民制度,是当前我们急需采取的措施。

标签: 移民 王辉耀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院15号楼7层 100016
电话:+8610 8440 9440
传真:+8610 8440 9716
邮箱:cotc@tocbd.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