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铭韩小红:管理无定势的从容派

先驱有可能会成为先烈,但如果面对梦想一直踯躅不前,不敢放手一搏,害怕付出代价,那就不仅仅是一种逃避,更是一种自我放弃。

韩小红显然认同这样的行事逻辑。创业10年,慈铭体检无论从品牌效应还是市场份额,以及商业模式都称得上佼佼者。但这10年创业路却充满艰辛,既在生活中经历过亲人与自己罹患严重疾病及各种失败和挫折,也在工作中经历过连一台核磁共振仪器也要申请多次才能购买的困难。成为慈铭的当家人,韩小红所面对的绝非一般的挑战。

她笑言自己没有任何爱好,也不会做家务,回到家往往累到只想直接躺进浴缸。即便是在患病最严重的时候依然心系工作,也正是有这种她自己认为的“幼稚”和执著,才让这个曾经的医学博士、三甲医院的专业医师,转型为中国医疗机构连锁服务的首创者和开拓者,并在此基础上,投入大量人力、资金,完成企业的软硬件升级,使得原先必须到日韩才能完成的深度体检,在中国国内也能轻松享受。

如今慈铭体检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武汉、南京、大连等国内主要城市拥有超过70家体检中心,同时也是年体检量及累计体检量最多的专业体检机构之一。其在北京设立的亮马桥国际医院,更具备了国际级的高端体检服务能力。慈铭与仅仅面对终端消费者的普通体检机构不同,慈铭更是众多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体检服务的供应商,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高端服务品牌——奥亚,使得消费者有了所谓“治病,去协和;体检,到慈铭”的坚实品牌认知。对于这些成就,韩小红似乎并不刻意提及,她反而直率地表示,如果当时知道企业未来的规模增长如此之快,她也许并不会像当初那样毫无负担地接受。

从种种行为特征可以看出,行事果断的韩小红,有着一流的执行力,是九型人格中的第三类——“实干家”。正如她自己也很喜欢的耐克广告词“justdoit”一般,现在就做,为梦想而生。之前参加《赢在中国》大型选秀节目,结束时,柳传志直言韩小红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事实上,她觉得自己能够走到今天,靠的正是所谓的梦想与勇气,而如果一旦失去这两者,再瑰丽的愿景也只是纸上谈兵。

绝不放弃的“顽强派”

出生于医学世家,曾经远赴德国求学三年,在301医院有着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待遇,从某种意义上说,韩小红如今的路线有点“不务正业”。

“我也以为自己终身会是所谓的专业技术人才,从来没有打过创业的主意,我之前的人生路线是如此的简单和清晰。”韩小红坦言,这种固有的思维在从德国留学之后不久就彻底改变了。在肿瘤科就职的过程中,她看到许多由于延误治疗耽误了病情,最终走向人生终点的病人。在痛苦和同情之外,她敏锐地发现,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总是采取各种严格的医疗手段来堵住疾病迅速蔓延,但实际上没有建立长效的疾病预防机制,来真正爱惜和管理自己的身体。

“我们总是在抨击所谓的过度医疗,有的人因此对体检也非常排斥,我们可以看到就连有些知名人士,也往往直到最后才得知罹患重病,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过度体检其实是非常有益的。”韩小红强调道。

实际上,最初创业时,连她的母亲都很不理解——好好的大医院不干,摔掉金饭碗却做所谓的服务行业?何况体检哪个医院都能做,干嘛还要再创造一个新品牌、新企业呢?对于种种质疑,韩小红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传统大医院的体检,往往要等候很长时间,人力资源有限,设备也往往很普通,特别是对人们的隐私保护不够,这让许多工作忙碌的高端人士甚至有点逃避和厌恶体检。我们就是要做更加高端和专业的体检服务。”韩小红表示,10年之前,正是中国经济开始蓬勃发展之际,人们的收入不断增长,许多人慢慢开始更重视健康管理,而最初韩小红并没有急于开拓个人市场,而是将目光对准了所谓的“专业机构”。拥有8000人规模的律师协会是她的第一个大客户,与律协的签单让慈铭很快熬过了所谓最艰难的创业期。有趣的是,当初慈铭高于普通市场报价两倍的价格,差点让这个大单流失,但后来慈铭专业的服务以及便捷的流程,终于打动了客户,韩小红感到自己对商业机遇的把握并没有错。

但就在经营刚刚走上轨道之际,“非典”不期而至,别说是体检中心,就是商场和马路上都人可罗雀。韩小红没有退缩,也没有辞退员工,而是选择了继续坚持。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刚刚有点起色时,一家门店发生了严重火灾,众多设备一夜间化为乌有。如此的不顺利,放在其他人身上也许会直接放弃。而这时,韩小红的留学经验支撑着她走过了这一段艰难时光。韩小红认为,自己在德国获得的不仅仅是一个博士学位,更是一种对于这个行业未来前景的笃定。

与国外相比,中国的预防医学发展依然处于初级阶段。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停留在“有病才就医,无病不想管”的境地。韩小红认为,药物的疗效始终是有限的,控制疾病的发展、通过生活方式杜绝病因,才是真正有效的。例如:根据福布斯的报道,美国预防医学工作小组发现,如能进行早期的筛检工作,每年就可减少2万名肺癌致死的病例。

“我们近10年来由于生活方式的变化,产生了大量的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这些疾病最开始都是隐形的,但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和预防,就会产生严重的并发症,治疗起来也让患者十分痛苦,那为何不从最开始坚持定期体检呢?”尽管不愿过多提及,刚刚创业两年左右,她和父亲都同时患上了癌症,只是她属于初期,父亲的病则是真正处于癌症晚期,那种无力回天的感觉令人心痛之余,更让她反思自己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当时她所罹患的癌症十分罕见,至今她周围只有她一人存活。她坦言,那个时候非常平静,躺在病床上还在思考工作。她认为,如果只剩下三年的时间,她也要好好经营公司和培养孩子,因为这两者都关乎社会的未来。她自己也承认,60后的自己一直有着所谓的家国情怀,也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经营理想和信念。

搭建平台的理想派

虽然已经有了超过70家门店,品牌的认知度也很高,在同行中,慈铭却绝对算不上跑得太快的,与很多体检机构发展两三年都能达到的门店规模差不多。

很多人都问过韩小红这个问题,毕竟年增长超过100%的市场业绩、稳定的现金流,以及吸引来的大牌外部投资机构、超一流的专家团队,和遍布中国500强以及世界500强中国公司的优质客户资源,慈铭的发展速度按说不该如此“稳健”。

对于这一点,韩小红有着自己独到的思考。“我们从最开始就不是去做一般品牌的模式,我自己是专业医生出身,因此会关注科研和技术的发展,事实上,医疗机构的良性发展并不是拼规模和资金,而是所谓的核心技术能力。”在韩小红看来,从最初建立开始,慈铭的目标用户不仅有个人用户也有企业用户,很多人享受了一次服务后还会接着来慈铭,他们在乎的是服务的专业性,有些人直接向韩小红提出要让她派专家随时服务。

与国外相比,这些高端人士的要求也就是所谓的私人医生服务,但就中国的国情而言,传统医疗体制内资源本身已经是稀缺的,就算是如今众多的国外医疗机构纷纷入驻中国,以及一些医生下海,都很难真正提供系统化和规模化的私人医生服务。

在韩小红看来,建立很多分支机构是一种发展模式,但如果仅仅是在异地简单复制原有模式,未来将很难持续保持竞争优势。而以2013年慈铭针对2000名企业家及高级管理者的健康调研数据显示,体检指标异常的占到98.5%,100%有衰老表现和营养素偏低现象,8-10项体内毒素不同程度超标,33.6%患有各种常见慢性病。

而企业家乃至企业中高层管理者群体,一直是慈铭的目标消费人群,他们的健康情况和需求,都决定了仅仅提供一般意义上的高端体检早已不够。在这样的状况下,韩小红集结原有的专家团队再辅以来自国际的专家资源,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健康管理医院——慈铭·奥亚国际医疗会所。

在这家专注于全新健康管理模式的高端会所里,汇聚了国内外最高级别的专家及技术资源。在其独创的“999足金健康管理”体系中,会员可安享以“私人医生”服务领衔的九大会员权益,如深度体检、无限次门诊、24小时咨询、会所调养、就医转诊和上门服务等,并为每位会员提供独具针对性的九大健康管理方案和完备的九大医学中心。

但仅仅是提供更深层级的服务还不能说明韩小红的梦想和决心,除了依托自身的力量之外,奥亚还与国际著名医疗机构以及国内的众多知名三甲医院、涉外医院、金融保险等医疗相关组织达成合作,联手启动中美、中日、中韩等远程医疗,为会员开通了世界顶级医疗资源的绿色通道。这些合作机构专家的层级之高,让一般的民营机构有点望尘莫及,例如:美国前总统布什的私人医生、美国著名的预防医学专家肯尼思·库铂——也是大名鼎鼎的库铂有氧运动中心创始人。

在韩小红眼中,做平台才是最有意义的,这使得慈铭将从全球的视角,寻找最优秀的医疗资源,同时提供最顶级的服务,会员有自己的私人医生和私人医生助理来为其服务,可以随时随地沟通,这样的服务模式完全可以解决中国国内高端医疗资源稀缺的难题。

而在这其中,韩小红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那就是帮助人们抵抗衰老、延续寿命。回想当年在德国读博士的岁月,令她无比震撼的正是,体检的普及和升级使得德国的人均寿命相比原来增加了20年!而奥亚的使命正是从预防的角度,帮助人们摆脱亚健康状态,有效预防疾病从而提升生命的质量。

这也有赖于建立一个全新的平台,她常常开玩笑说,我们有三个团队,一个是自己原有的,一个是三甲医院的,还有就是国际一些知名诊所医院的。有了这三个团队,韩小红相信没有不能攻克的难题。

管理无定势的从容派

创业10年,韩小红自认失败的经历多过成功的经历,特别是在选人这个问题上,她觉得自己与一般老板相比,功力真的是相差太远了。

“我很容易看到别人的长处,在创业之初,大量面试还需要我亲自做的时候,犯下了好多错误,也许只看到了长处却不善发现问题。”她笑言,管理层面她更是“幼稚得可怕”。虽然在外界看来,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商界女强人,但只有她自己和朝夕相处的团队才会知道,韩小红的管理“软肋”真的很多。

性情中人,喜怒形于色,心软,感情用事,专业主义而非市场为上,不善于处理内外复杂的人际关系。“有些事情,我愿意交给董事长也就是我先生来处理,我的直率和执著也许会让有些人不那么认同。”韩小红坦言,这些所谓的“软肋”,构成了她真实的管理风格。在慈铭内部一直都有着很强的沟通意识,也没有太多复杂的层级,人们执著于专业而非仅仅是职业角色。韩小红喜欢这种真实,她觉得这与多年的行医经历有关,她往往更加关注患者的权益和要求,也希望整个团队以此为先。

实际上,在“现代管理学之父”杜拉克看来,医院其实很难管理,也更难管得好。韩小红觉得这都是由于传统医院的流程与绩效并不挂钩,没有将自己真正定义为客户为先导的高效率组织,所谓的以人为本变成了过度依赖专家的体制。她觉得在这种机制下,很难为患者提供真正优质的服务。

在慈铭,你绝对不是完成一次体检,负责你的医生和专家,要完成的是你整个身体和生活习惯的有效分析和咨询,提供给你合理的解决方案,这其中有很多细节需要工作其中的人去关注。比如:一位患者自认为是多年的心脏疾病患者,在慈铭专家的仔细分析和坚持后发现,这位患者没有所谓的心脏病,而是由于天生拥有一个心脏左右新房连接的特殊组织,导致一些特殊反应,其实根本不需要治疗。

行业的特殊性风险性和专业性,使韩小红认为,管理很重要,但引导团队认同管理者对于企业经营模式的理解和一些对于未来的前瞻性思考,更加重要。否则将很难仅仅从利益和制度上去约束。

“我希望自己成为他们的优秀表率,通过我自己的力量,来感染更多员工投入这项伟大而特殊的事业。”韩小红说,有了共同理想,管理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而相信人性向善的力量以及真正以人为本的管理模式,正是慈铭能够不断向前的根本。

韩小红心中的杜拉克五问

我是谁?什么是我的优势?我的价值观是什么?

韩小红:我就是我,我的优势是我的直觉,果敢有决断力的行事风格,我很独立而且善良。我的价值观是利他就是利己,人要善于接受挑战。

我在哪里工作?我属于谁?是决策者?参与者还是执行者?

韩小红:我在医疗行业工作,我属于自己,是决策者也是参与者和执行者。

我应做什么?我如何工作?会有什么贡献?

韩小红:我拥有自己的使命,我应该做的就是整合一切资源带动所有力量,引领健康产业的发展和未来,从而使得我们国民的身体素质和健康状况不断提升,这是我终生要实现的使命。

我在人际关系上承担什么责任?

韩小红:作为管理者,我主要是关怀和带动其他人,制定远景规划和战略,引导人们向目标进军。

我的后半生的目标和计划是什么?

韩小红:10年之后,我会选择退下来,回归平静的生活。

标签: 慈铭 韩小红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院15号楼7层 100016
电话:+8610 8440 9440
传真:+8610 8440 9716
邮箱:cotc@tocbd.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