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公司:决战油气污染

魏巍是个守正出奇的人,既按着常规路径发展,却又追求出奇制胜。

2008 年3 月,金融危机爆发前夜,魏巍从美国辞职,回国创立海湾公司。这是一家致力于为石化等行业提供气体环保处理解决方案的公司。回忆起步期,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资金紧张”。他曾告诉员工:我们将为客户提供全产业链、一站式解决方案,并获得快速发展。员工不相信。接着事实给他一记耳光。由于没有及时收到应收账款,导致现金流不足,账户上只剩十万块,公司即将停发工资。

好在回国前,魏巍已经预计到了在这个资金密集型行业,公司发展必然遇到资金紧张问题,而自己必须在天晴时修建屋顶。魏巍将海湾获得第一笔融资当做公司发展史上的里程碑,这家公司在缺少现金的漩涡中挣扎两年,终于避免了早期猝死。

面对资产上万亿的石化巨头,这家创业公司依靠实力赢得了尊重。油气污染和VOC(俗称有机废气,可直接生成细颗粒物[PM2.5],并进而引发化学烟雾、灰霾等严重污染,多数VOC 具有生物毒性,直接危害暴露人群的监控)排放是造成城市化学烟雾、雾霾、细颗粒物PM2.5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最初海湾依靠长辛店项目撕开口子,成为“北京2008 年奥运会油气回收示范工程”,并成为中石油、中石化的一级供应商。现在,海湾在规模上百亿的VOC 治理领域占领了30% 以上市场份额,帮助减少中国城市的PM2.5污染。

作为国内第一家在石化全产业链提供气体环保解决方案的公司,魏巍喜欢将自己和海湾称为Pilot(领航员)。2008年前后,VOC污染控制开始步入环境保护的主战场。而VOC治理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全新领域。北京大学教授邵敏曾坦言,挥发性有机物是目前大气污染防治领域碰到的最复杂的问题,它就像空气中的“燃料”,在太阳光的作用下“点燃”一系列复杂反应,而这些“燃料”是什么,怎么“烧起来”的,又该怎么样进行控制,在我国所有的污染控制当中,仍存在明显的短板。

“整座城市看上去就像机场候车厅里的吸烟室”,当美国报纸这样描述北京时,政府也在试图展示治理污染的决心。除了PM2.5 纳入监控体系,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提出开展重点行业治理,完善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体系,国务院则提出2013年底前重点控制区全面完成油气回收治理工作,2014年底前一般控制区完成油气回收治理工作。

政策直接推动了气体环保业的发展。五年间,海湾通过引进国外技术,从石化行业销售终端入手,为上千家加油站提供解决方案,通过加油站二次油气回收系统和三次回收系统,实现油气的零排放,净化加油站周边环境,此外加油站监测系统可全面监测加油站的运行,监控气液比、压力、排放浓度等参数。

不过,魏巍不满足海湾的版图仅限于加油站。对于石化行业,在油品开采、装卸、销售等过程中,都会产生大量的VOC排放,带来安全隐患并造成环境污染。沿着石化产业链,海湾从销售终端一路往前,从终端加油站开始,海湾陆续进入了储油库、油品码头、炼化基地等领域,通过油气回收和VOC系统将排放的VOC 收集、处理并回收,实现保护环境、回收资源的目的。在集成国内外资源之后,海湾不能只是简单地销售设备和监控平台,而需要整合业务流程,通过整合利用全球先进的环境技术,为企业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

所谓“师夷长技”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上游是技术出口方,下游是石化企业,海湾面对的两段都是强势企业。和技术输出方的谈判通常是斗智斗勇的耐力战,为了与美国加油站环保设备制造企业Husky 公司合作,魏巍也曾三顾茅庐,才打消了美国人对于到中国做生意的疑虑。

和国内客户打交道则是魏巍创业后面对的最大挑战。回国后,他曾在办公室呆了几个月研究技术,最后发现,要做成生意必须放下身段。然而复杂的商业文化让他一时感到并不适应,尽管在留学前,他已经在国内生活了二十多年。

正如汉语中的“关系”一词意味深长,在中国,实力之外的一些因素似乎更重要,因为它更关系产出结果。作为一名海归创业者,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并非总能迅速缩短。市场的制胜之道不能仅靠技术,魏巍认识到必须接受中美商业规则的差距,因势利导,融会贯通。“从好的技术到订单,中间还有一段漫长的过程和无数环节。你把每个环节研究透,才能生存下来。”

标签: 魏巍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院15号楼7层 100016
电话:+8610 8440 9440
传真:+8610 8440 9716
邮箱:cotc@tocbd.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