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教父格雷厄姆:为何创业公司会失败?

保罗·格雷厄姆对于闲聊的耐心正在渐渐消磨殆尽。“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这真的是次采访吗?”在6月份一个炎热的夏季午后,他打断了跟我们之间的谈话,这样说道。很难因此而怪他,因为他本来就是以直率而著称的一位天使投资人,把时间看得比什么都宝贵。如果说有一件事情是格雷厄姆所在意的东西,那么肯定就是“速度”二字了。

作为硅谷科技创业公司孵化器YCombinator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格雷厄姆所从事的主要事业就是将“半生不熟”的商业想法变成迅速增长的公司,而且这种转变往往是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发生的。在每一年中,YCombinator会举办两次“YCombinatorDemoDay(演示日)”,其时数以千计的科技行业企业家都会抱着创业的热望参与其中,希望能在庞大的YCombinator“军团”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今年夏天,YCombinator选中了53名企业家,向他们提供了每人最多2万美元的种子资金。这些企业家能与格雷厄姆及其合伙人进行接触,还可获得在“演示日”上向风险投资者阐述自己想法的机会。

过去八年时间里,YCombinator已经向564家公司提供了种子资金,其中很多公司都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如云存储服务提供商Dropbox、度假屋租赁创业公司Airbnb和社交新闻网站Reddit等。当然,YCombinator所投资的创业公司中也有不少最终以失败告终,比如说PerfectThird,这家公司的睡眠追踪设备WakeMate在公司本身崩塌以前就已毁于一旦。

据格雷厄姆称,YCombinator所投资的公司总共筹集到的资金总额已经超过了17亿美元,这些公司的估值总额则已经达到了117亿美元。

YCombinator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办公室里配备的家具有很多都是格雷厄姆用旧了的,其中包括他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联合创立Viaweb以后购买的一张桌子等。Viaweb主要从事的业务是让任何人都能建立一个在线商店,这家公司是格雷厄姆跟罗伯特·莫里斯(RobertMorris)和特雷弗·布莱克威尔(TrevorBlackwell)一起创立的。

1998年,雅虎以496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七年以后,格雷厄姆、莫里斯和布莱克威尔与现已成为格雷厄姆妻子的杰西卡·莱文斯顿(JessicaLivingston)一起成立了YCombinator。

在接受《INC》专访时,格雷厄姆谈及了当下的创业形势,并阐述了怎样才能创立可实现迅速增长的公司。以下是专访内容节选:

问:为何有些创业公司能取得成功,但其他一些创业公司却会遭遇失败?

格雷厄姆:有些创业公司之所以会失败,因为它们耗尽了可用资金。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公司耗尽了可用资金呢?那是因为它们要么无法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要么是有了好产品却不善于营销。有些时候,失败的公司就是因为不善于营销才倒闭了。但在大多数时间,创业公司失败的原因跟餐厅没什么不同,那就是它们所做出来的“食品”太难吃了。

如果一家餐厅拥有非常好吃的食品,那么即使它处在很偏僻的位置,服务也很糟糕,也仍旧会变得流行起来;但如果食品难吃,那么就最好做点足够特别的事情来让人们愿意来吃。这也就是我们所常说的:“做出人们想要的产品。”这是最根本的问题。如果一家创业公司倒闭了,很可能是因为这家公司做的产品并非人们想要的。

问:最近以来团购巨头Groupon和社交游戏公司Zynga都遭遇了挫败。那么,你要怎样才能马上就知道自己的产品是人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过了很久以后才知道呢?

格雷厄姆:这些都是边缘案例。在这些案例中,过于激进的销售团队早早地就“烧尽”了未来的前景。在通常情况下,如果一家公司的增长速度过快,那么就可能会面临疏远用户的风险。你所说的是发展过热的风险,但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饿死的”。

问:你最近让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AndrewMason)当了你的兼职合伙人,为什么呢?

格雷厄姆:他很棒,就这么简单。他拥有光芒四射的才气,而且还很会引人发笑。就我所知,创业公司从内部来说都是“失事列车”。你会在新闻媒体上看到其中的一些“失事列车”,而其他“失事列车”则隐没在媒体的视线以外。我永远都不会因为梅森掌舵下的“失事列车”被媒体报道了出来而对他有什么想法。

问:创业公司孵化器已备受抨击,原因是它们会低估企业家所面临的挑战。YCombinator提供支持的公司创始人们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去迎接开创一家公司所将面临的困难?

格雷厄姆:对于创业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已经写过很多相关文章了。或许其他孵化器会低估企业家面临的挑战,但我们不会。也就是说,所有人都会因为创建一家公司有多么艰难而感到惊讶,因为那是人们以前并未经历过的困难。这也就是你会想要有YCombinator这样的孵化器的理由之一,这是因为建立一家创业公司会面临浪费很多钱和时间的风险。

因此,在向那些看起来很有前途和热切的企业家提供资金的问题上,我们完全没什么问题。如果创业这件事情变得对他们来说过于艰难,那也没关系。没人能知道企业家是否有能力获得成功,只有在他们作出过尝试以后才会知道。或许只有0.5%的人拥有做这种事情的头脑和一往无前的决心。创业是很艰难的事情,但却是可以去做的事情。

问:有没有什么坏习惯是许多YCombinator创始人共有的?

格雷厄姆:他们总是认识不到自己能变得多么独立。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的父母会告诉你,你应该去做些什么事情;然后你来到学校以后,老师会告诉你该做些什么;再然后你来到一家新公司上班,公司会告诉你该做些什么。人们就像是鸟巢里张开嘴巴嗷嗷待哺的小鸟,期盼着我们往巢里丢食物。我们不得不告诉这些人:“我们不是你们的老板,现在你才是负责人。”

听到我们这么说以后,他们中有些人会感到惊慌失措。有些人天生就只能做员工,其他人则会发现自己长出了翅膀,并开始拍动翅膀。只有把他们抛下悬崖,才是能让他们发现自己有了翅膀的最好办法。

问:许多人都在争论硅谷科技公司创始人是否正在解决“真实的问题”。你的看法是?

格雷厄姆:我觉得,人们在一开始去做的时候往往会低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宏大。微软的第一个产品是为一种名为Altair的设备推出BASIC程序语言,当时的用户总数很可能只有几千人。如果微软的创始人们来到今天的“演示日”上来展示这种想法,那么投资者肯定会嘲笑他们。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如果你足够有活力的话,就会发现所有东西都拥有互相毗邻的领域。抱着不大的想法开始创立公司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人们不善于看到一粒种子,然后猜测这粒种子能长成多大的树木。

你能获得宏大想法的方式就是,从小的想法开始做起。如果你尝试去做某件很大的事情,那么你需要做的不是一开始就很大,而是需要做到好。一边在做大,同时又想要做好,这是很难的。所以真正有意义的是,你可以做小而好的事情,然后逐渐做大;或是做大而不太好的事情,然后做好。但是从实际经验来看,一开始就做大是行不通的。这就是政府做事的方法,他们会做很大却很糟糕的事情,然后心里想着未来会做好,结果却是永远都不会变好。

问:你如何才能知道一个小想法拥有大潜力呢?

格雷厄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看的是人。如果一名企业家看起来很有决心,很有活力,而且他们的想法看起来至少不那么糟糕,那么我们就会向他们提供资金。我们原本觉得Airbnb是个糟糕的想法,但还是为其提供了资金,那是因为我们真的很喜欢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他们看起来如此坚定而有想象力。幸好我们对Airbnb进行了投资,才没有做蠢事。

在通常情况下,最好的想法一开始看起来都会像是糟糕的想法。比如说谷歌(微博)在成立时就是如此,当时已经有其他几种搜索引擎,其中有一些还是由上市公司运作的。至于Facebook,当我首次听说有这个网站时,Facebook面向的对象还只是囊空如洗的大学生,而且用户能在这个网站上做的事情也只不过是互相查看其他用户的资料。在那时看来,这真是个有史以来最愚蠢透顶的想法。

问:自YCombinator上线以来,你对申请人进行评估的方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格雷厄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会对自己与所有申请人之间的面谈进行录像,而在每一轮面谈以前,我们都会看看上一轮的录像带。在那时,我们就会知道这些创业公司变成了什么样子,是变好了还是变糟糕了。有时我们会看着录像说:“差点又上当了。”而有时我们会说:“啊哈,这真是太棒了!”

问:举个例子来说说看?

格雷厄姆:如果一名创业公司首席执行官带有强烈的外国口音,那么可能是个够糟糕的迹象,但我不肯定这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企业家们需要就很多很微妙的东西进行交流,但如果有强烈的外国口音的话就不能做到这一点。也有可能是,任何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认识到,如果你讲一口流利的地道英语,那么就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因此,如果企业家不设法去掉自己的强烈口音,那么就是件很愚蠢的事情。我知道的就是,这是我们所见过的一种很明显的模式。

当我们对申请人的想法感到同情时,则是另一个不好的兆头。以前我们常常会因为企业家的善良意图而为其提供资金,然后会发现在获得我们的支持以后,他们有有多么开心;再然后我们会发现,他们所开创的企业会被世界抛弃。我们最终认识到,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帮到他们,因为到最后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被淘汰。

问:对于最近以来估值达到10亿美元的公司频现的趋势,你是如何理解的?是这些公司确实应该获得这样的估值,还是表明泡沫已经形成?

格雷厄姆:Facebook收购图片共享社交平台Instagram很可能是桩好买卖,因为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可不是傻子。既然他用10亿美元的价格来收购Instagram,那么就意味着他需要花费这么多的钱。我不知道他到底需要什么,因为Instagram对Facebook来说代表着一种真正的风险。这就是估值了,不是吗?如果扎克伯格觉得你值10亿美元,那么你就值。

但Instagram是个特例,并非能轻易复制的。你之所以听到很多人在讨论高估值的话题,理由之一是与以前相比,现在的公司会等待更长的时间才会上市。现在的创业公司估值是很高,但高价与泡沫之间是有区别的。估值高意味着,未来很可能会降下来,然后再不断地升升降降。

泡沫则是另一回事。当人们明知估值过高却还要收购一项资产,然后期待着把这项资产再出售给更大的傻子,那才叫泡沫。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因为没人会为一家公司提供融资,然后等待这家公司上市,再然后呆瓜般的散户投资者再去用更高的价格购买价格本已过高的股票。

问:你可能是现在的硅谷中最乐观的人之一了。为什么会如此乐观呢?

格雷厄姆:我的乐观来自于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正在与成千上万人中最好的2%人才合作。就我所知,世界想要堕落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在目前由YCombinator提供融资的53家创业公司中,几乎所有公司都非常棒。人们会说现在的年轻人很懒惰,但我周围的人们每一个有这种恶习,他们工作起来简直像是驴子那样拼命。或许这就是我抱有乐观情绪的原因所在。另一个原因则是,我很可能是那种天生乐观的人。

问:YCombinator提供支持的创业公司是否教会了你某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是你在运营Viaweb时想要知道的?

格雷厄姆:当时我们的公司是我所知的唯一的创业公司,因此那时我不知道自己相对于其他创业公司的优缺点。现在我可以确切的说出,当时的我们是什么类型的创业公司。在那时,我们的公司是由一群书呆子组成的,非常善于编程,但却极其不擅长销售和运营。现在我确切的知道,我能对以前的自己说些什么。在那时我们的第一倾向是,解决某个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编程。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开发的软件远比需要的程度复杂得多。

问:你是否曾怀念过自己创建公司时的激动心情?

格雷厄姆:天啊,我永远也不会再创立公司了。跟开创公司相比,做个投资者要容易太多了。我是说,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做了一家创业公司,因为YCombinator已经变得这么大了;但至少我们的业务不是向付费用户提供数据,或是半夜起来处理突发事件。尽管现在YCombinator已经越来越像是我想要创立的那种公司,但不会像运营一家创业公司那样艰难。

问:你对YCombinator的未来计划是什么?

格雷厄姆:现在的趋势是,建立创业公司已经是件越来越普遍的事情。在以前,人们大学毕业后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继续攻读研究生,一是找工作。但在不久以后,我觉得就会变成三件事情:读研、找工作或是开创自己的公司。我在想,这是否会成为工业革命级别的经济转型。

在我的孩提时代,一个人的威望就是他为之工作的公司的威望。当时的问题是,开创自己的公司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威望。而在今天,人们正在开创越来越多的公司。我可以很容易的构想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成功的创业公司的数量将十倍乃至百倍于今天。现在有太多的布莱恩·切斯基斯(BrianCheskys,Airbnb首席执行官)和德鲁·休斯顿斯(DrewHoustons,Dropbox首席执行官)正在给微软或谷歌工作;而如果他们愿意的话,都可以开创自己的公司。

现在我们还可能必须找到未来的增长之路。或许有那么一种疯狂的未来,到那时YCombinator的规模会达到现在的十倍。在这个世界上,这种疯狂的事情总是会发生。

标签: 硅谷创业 格雷厄姆 创业公司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院15号楼7层 100016
电话:+8610 8440 9440
传真:+8610 8440 9716
邮箱:cotc@tocbd.gov.cn